增强免疫系统

内容一览

免疫系统

免疫系统是一个由数万亿个细胞组成的复杂而复杂的防御网络,包括各种器官和蛋白质,免疫系统通过体内的细胞存在于任何对其生存构成威胁的地方, 包括皮肤、骨髓、胸腺、淋巴管和淋巴结、消化道系统、脾脏和排列在腔内的粘膜以及从外部进入到身体内部的所有入口。 骨髓中产生的“士兵”细胞包括中性粒细胞、淋巴细胞、嗜酸性粒细胞、嗜碱性粒细胞和单核细胞, 这些细胞通过产生一种叫做细胞因子(cytokine)的化学物质来相互交流,这些化学物质通常在影响其他免疫细胞的功能方面起到双重作用,比如寻找或阻止那些细胞的功能,而且还对病原体和CFC也有直接作用。 细胞因子在发热反应中也起着重要的作用,这是急性炎症反应的一个关键特征。 发烧会导致“淋巴细胞交换”(运动)的增加,以及增加淋巴细胞数量并提高工作和移动速度,这有助于改善整体免疫系统的反应。 发烧还会改变血管中的细胞(内皮细胞),以便使得细胞更容易移动,包括改变淋巴结和其他淋巴器官的细胞, 研究发现,使用退烧药(antipyretic)可使流感死亡率增加5%。

免疫系统受损

如果免疫系统不能正常工作,CFC就不能生成或扩散,因此,肿瘤的形成意味着免疫系统在某种程度上不平衡和/或无法应对, 然而空气、水、食物、环境和EMF中的大量毒素会不断地对细胞造成破坏,所以它们必须调整自身以适应,当累积的损伤对线粒体的影响足够大时,这种适应的结果就是CFC。 由于免疫系统对EMF极其敏感,现在我们有了5G,因此每个人都必须尽最大努力避免去接触,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

肿瘤微环境(TME)

随着CFC的扩散,这些细胞有各种各样的策略来逃避免疫系统。 CFC与其环境相互作用,其中包括产生支持组织(基质)的成纤维细胞和控制其生长的免疫细胞,以及利用被称为细胞因子和白细胞介素(interleukin)的化学物质侵入肿瘤,其中许多物质具有促进炎症或免疫抑制作用。

在许多类型的实体瘤中,基质可能可以占到肿瘤肿块的90%,而且是由细胞和非细胞成分组,其中包括胶原、提供结构并重塑组织的间充质基质(干)细胞。 这种重塑和激活的基质称为结缔组织形成或纤维化(疤痕组织),其质量和硬度增加,形成不可穿透的外壳。 在免疫TME中发现的免疫细胞包括巨噬细胞、多形核细胞、肥大细胞、自然杀伤细胞、树突状细胞(DC)、T淋巴细胞和B淋巴细胞。而如前所述非免疫细胞包括:内皮细胞和基质细胞。

肿瘤免疫细胞在决定肿瘤的命运中起着关键作用,其中包括转移和扩散(metastasize)的能力。 各种各样的免疫细胞会浸润到肿瘤中,因此它们在TME内的组成和排列与CFC患者的临床结果密切相关。 单个细胞的类型和功能也与它们的先天功能及其产生的分子密切相关。(如抑制性细胞因子或配体),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免疫细胞,如M2巨噬细胞、以及未成熟的粒细胞和单核细胞,被称为髓源性抑制细胞(Myeloid-Derived Suppressor Cells (MDSC)。MDSC可以通过加速基质细胞的增殖来促进肿瘤的生长和扩散、新血管的生长和细胞外基质(Extracellular Matrix (ECM))的发育,最后还增强了细胞转移到身体其他部位的能力。

另外,由于CFC具有发酵葡萄糖的作用,因此这些细胞会产生大量的乳酸,而且由于血管脆弱复杂,流向肿瘤各个部位的血液因此经常受到抑制, 导致一些区域缺氧,肿瘤周围的生化“汤”,称为肿瘤微环境(TME),也还包括肿瘤挑选来以支持其扩散的的血管细胞。而成纤维细胞分泌多种活性因子来控制肿瘤的产生、发展、转移和免疫力,还能重塑细胞外基质(ECM)。 这种高酸性、缺氧(hypoxic)的TME会导致许多细胞“换极化”以支持肿瘤的生长,削弱免疫系统,并保护肿瘤免受免疫系统的入侵。

T细胞CD8 + 对细胞有毒害的(cytotoxic CD8+ T cell),就必须被抗原呈递细胞如dc细胞和巨噬细胞激活和引入,虽然这些反应被认为发生在淋巴结中,但现在很清楚它也可以发生在肿瘤内部或肿瘤旁边。 在现在所谓的三级淋巴结构中,调节性CD4+ T淋巴细胞(treg)、分泌免疫抑制分子(例如IL-10,腺苷),直接抑制CD8+细胞和DC或噬菌体的细胞杀伤能力或细胞毒性。

M1巨噬细胞会产生自由基和促炎细胞因子(细胞内的化学物质),如干扰素(IFN)-γ、肿瘤坏死因子(TNF)-α、白细胞介素(IL)-2、IL-1 β等。每一种都在杀伤肿瘤细胞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而M2巨噬细胞则产生抗炎细胞因子,如IL-10和促进肿瘤生长和进展的肿瘤生长因子(TGF)- β。 这些M2巨噬细胞还加速新血管的生长(angiogenesis),并通过(Matrix Metalloproteinases (MMP)) TME来释放生长因子和增生性分泌物,这是导致M1巨噬细胞变成M2的环境。 事实上只要在TME中发现TAM的存在就表明了预后不良。

TME对称之为T4 (CD4)的免疫细胞的另一个影响是,CD4细胞可以变成T辅助细胞(T helper cell)、T17细胞和Treg细胞。 这些调节性Treg细胞是降低活化CD8+细胞效率的CD4细胞。 细胞毒性T细胞(细胞毒性T细胞),也是免疫系统中确保免疫反应不越界破坏健康细胞的必要功能。 CFC 利用这一点来产生细胞因子,增加 Treg 细胞的数量, 然后有效抑制细胞毒性 T 细胞。

此外,在许多CFCs中,肿瘤相关中性粒细胞(Tumor Associated Neutrophil (TAN))的数量与预后不良有关。血液中的中性粒细胞与淋巴细胞比率(NLR)也可用于评估治疗的进展。 许多研究发现,中性粒细胞与淋巴细胞的比值大于1.67 (NLR > 1.67)与乳腺和其他CFC部位的风险增加相关。

因此,需要挑战的是修改TM以逆转免疫细胞发生的不利的变化。 当然按照“杜绝癌症”的文章中所描述的排毒和健康的生活方式也必须严格遵守,但除此之外,也有一些措施被发现是有效的,而且这些结果已发表在经过专家审核的期刊上。

现代肿瘤学已经发展出一种叫做肿瘤免疫治疗的疗法(onco-immunology therapy),旨在阻断免疫抑制过程并引导免疫系统靶向CFCs。 虽然这些治疗方法取得了一些成功,但一旦CFC产生“获得性耐药性”,这些效果往往是短暂的,并最终失效。 现代疗法被称为“检查点抑制剂(check point inhibitor)”,因为一些肿瘤细胞已经发展出了与T细胞结合并阻止T细胞杀死肿瘤细胞的能力。 因此这些物质通过与T细胞或CFC上的受体结合来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这样T细胞就不会受到抑制,并且可以摆脱CFC。

1984年,细胞毒性T淋巴细胞相关抗原4’(cytotoxic T lymphocyte-associated Antigen 4’, CTLA-4)被发现,它可以阻止T淋巴细胞发挥杀死CFC的作用。1995年,两组研究人员发现了同样的问题,那就是它们能够产生单克隆抗体(Monoclonal antibody (Mab))来阻断CTLA-4。

在这个新形成的领域中的下一步,就是发现了程序性死亡受体(Program Death Receptor (PD1))和程序性死亡受体配体(Program Death Receptor Ligand (PDL1)), T细胞上的PD-1受体被T细胞上的PDL-1配体捕获,因此作为一种保护策略,PDL-1配体失活, 从而对某些物质的阻断可以防止反应的发生,而T细胞将能够发挥作用。

这个过程还存在一些问题,例如,如果肿瘤周围没有被激活的T细胞(“冷”肿瘤)包围,它将没有任何作用。但有发现表明某些药物可以通过刺激T细胞包围肿瘤使其准备好“战斗”,从而使肿瘤变成“热”肿瘤, 而伊维菌素(ivermectin)就是其中一种这样的药物, 然而,它的效果只是能使存活时间延长几个月而已。

虽然在某些情况下我们可能使用上述检查点抑制剂与伊维菌素联合使用。但这种情况非常罕见。然而,除了改变生活方式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其中包括冥想可以改变TME,从而能够逆转TME中免疫细胞功能发生的许多有害的变化。

我们使用的肿瘤免疫癌疗法不会对自然过程发生干扰,或试图引导免疫系统朝某个方向发展,相反,它能逆转TME的负面影响,帮助免疫系统自然苏醒。

我们使用的一些物质和方法:

  1. IL- 2
  2. GcMAF
  3. TA1
  4. Methionine Enkephalin
  5. 全身热疗(Systemic hyperthermia)

冥想和免疫系统

冥想对免疫系统的影响已经得到了广泛的研究,并发表在经过专家审核的期刊上。 冥想包括许多不同的形式,但基本思想是关闭头脑和心灵,活在当下。

思考是一个自动的过程,因此,思想的内容是无法控制的。 每个人在白天和晚上的大部分时间里都会经历思想的变化。 只有在深度睡眠期间(δ波)思想才会停止。 梦与θ波有关,而且它与长时间进行的如跑步或骑自行车在重复动作时所经历的非常相似。这是一种可以看到的思想状态,只是还没有真正去注意或思考分析。

大约90%的思维是潜意识,因此我们的有意识无法去接近它。心理学家还发现,人类80%的思想都是消极的。 问题在于免疫系统被认为是“思维的影子”,因此所有消极想法都会直接抑制免疫系统。

已发表的关于冥想对免疫系统的可测量影响的研究表明,当我们人类封闭我们的思想和心灵时,就像松开了免疫系统的刹车, 自然杀手细胞(NK)显著增加,并极化为Th1(而不是Th2)系统,这是消除CFC所必需的。 此外,还有CD3+CD4-CD8+(活化的T8细胞) 淋巴细胞水平和B淋巴细胞的增加,而那些不练习冥想的人则会得到相反的效果。

因此,通过坚持练习有可实现的目标的冥想,比如每天五次两分钟的冥想。我们可以培养在需要的时候关闭我们的思想和心灵的能力,以避免消极的情绪和想法。此外,在一天中安排有规律的冥想也可以暂时性地增强免疫系统。

显示更多 隐藏

You May Also Like

Ready To Redefine Your Views On Cancer Treatment?